上次看書是寫畢業論文的時候。

昨天下午,社長說確定接了「金大班的最後一夜」金大班的初戀男友「月如」一角,

我心裡有點不高興。

之前看到雙胞案的新聞,范小姐投資兼飾演金大班一角,范小姐說邀社長演出是因爲社長紅……

這些新聞鬧了不短的時間,一直覺得社長被利用幫別人炒新聞,

這種新聞看太多了,聲音大,卻一直沒見下雨。

 

不過最近有一件傳聞我倒希望是真的。

有位社員他的媒體朋友跟他說,

紅館重新裝修,想找四子來打響頭炮,不過他們公司還沒答復。

這件事還沒見報,雖然我覺得成事的機率很小,

但總忍不住期望,能有機會彌補06年的遺憾。

 

好了,言歸正傳。

「金大班的最後一夜」。

就是因爲之前的新聞,所以不想社長跟這個戲有甚麽關係。

不過既然接了,我相信社長的選擇。

想找原著來看一下,

這時候才想起來,我已經那麽久沒有看書了,如果還在學校,就可以到圖書館借書來看,校園生活讓人很懷念~

後來在網上找到原文。

 

「金大班的最後一夜」是白先勇小說集「台北人」中的一個故事。

篇幅很短,

著重塑造了一個在上海和台灣當過20年舞女的人物形象-綽號“金大班”的夜巴黎舞廳舞女金兆麗,

極力剖析了主人公微妙而複雜的內心世界。

 

作品主要通過描寫金兆麗在即將嫁給橡膠廠老闆陳發榮前最後一夜的舞女生活來展現人物的精神面貌,

意在表現她在舞場沉淪了20年後人性尊嚴和真情的復歸,同時也向讀者展示了 她所處的那個昏暗複雜的台灣社會。

 

原著中「月如」出現在作品尾段,戲分很少,但很重要。

金兆麗在舞場沉淪了20年還能在心底保有一點難得的善良和純真,全是因為她和「月如」那一段短暫而美麗的過往。

「月如」,這個讓她惦記大半輩子的人,能夠滌盡她心裡所有的污穢,絕不僅僅是個被包養的小白臉或富貴人家的紈絝子弟。

 

這個角色如果失敗了,整部戲就沒有說服力了。

要成功賦予一個角色生命,演技是重要的,但內在氣質的契合是首要的。

要自然演繹那份純美,社長比其他人更有優勢。

怎樣讓一個經典形象迸發不一樣的光芒,這就是演員功力的問題了。所以我很期待這個角色。

 

社長說他也很期待,因爲沒機會讓人家包養,都是他在包養家人!

這小子!真的讓他逗笑了~這份幽默感應該是「月如」所沒有的吧。

一直說包養,現在終於有機會嘗試了,以後可以大聲問他:“被包養的感覺怎樣?”

 

只是,「月如」是富家公子,怎麽會讓舞女包養呢?

難道是因爲他跟家裡鬧翻的緣故嗎?

 

創作者介紹

Channel Lazy

creamycandy7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